第九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寫在放映之前

向影像與倫理的高難度進發

九年啦,沒有那年的電影節前言,是那麼難寫的。

皆因,這次的兩大主題,都是社會的基本倫理問題,從十八世紀的革命、兩次世界大戰、六十年代的全球動蕩,直至當代,都纏繞著我們:

人在什麼情況下可以使用主動而且積極的物理力量?

誰是「我們」?

「力」

這兩年香港社會急速轉變,貧富懸殊不斷加劇,社會矛盾再也無法掩飾,隨之,社會運動的形態也產生了急速的轉變。這些都引發了不少社會討論,當中許多有關示威者的做法有否「使用暴力」或有否「侵害他人的自由」。

沒有公平,就沒有和平。

古今中外,社會矛盾引發反抗運動,乃是恆常之事,只不過,許多問題持續爭論,也仍是恆常之事:

什麼程度及什麼模式的壓迫,會引發什麼程度和模式的反抗?

或者

什麼程度的反抗,才算是恰當地回應了同一程度的壓迫?

或者

一個生活在社會中,在社會中發揮著自己的作用的人,在成因複雜的社會矛盾之中,在什麼情況下算是「無辜」?

……

這一串問題可以沒了地問下去,也沒有很明顯的答案,那麼,我們就用來自阿根廷、法國、德國、加拿大的影片,刺激一下我們的思考吧。

「本土」

這幾年,本土論述興起,從反世貿運動,我們了解到資本全球化對本土社區的侵害;然後,我們支持著從利東街以後一連串的民間規劃、保存社區網絡運動;之後的天星皇后保衛運動又在本土之上加上公共空間議題;直至最近的保衛菜園村反高鐵運動對不可持續發展的總體性質疑──「本土」成了香港人對抵抗強權運動的一種理解。

可是不知不覺間,「本土」卻也同時成為了劃清「誰是我們」的一種論述。人生在世,總要有個身份的,「誰是我們」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可是,這條界線要怎樣劃?劃出來後所連帶的政治、經濟、文化結果為何?這條界線,又是否只有一種劃法?如果不只一種劃法,那麼可移動的空間在哪裡?如果不只一種劃法,那麼不同的劃法就代表不同的政治經濟見解,那麼這些見解,是否在一個平等的平台上打架?

古今中外都有移民,到底,為何總會有人要離鄉別井?

同時,流徒的人,又同樣古今中外都被移居地的「本土」人指認為「麻煩來源」,這是偶然嗎?

這些劃分,歷來都帶來可怕的事。那麼,了解,又是否能防止歷史悲劇重演?

映後唔齋TALK

隨著這些影片所帶來的一連串思考,我們特地準備了一系列「映後」活動,一反以往只坐著討論的模式,大家一起動起來:別再只是睇戲剝花生,要動手動口也動腦,一齊反思一下,我們到底如何理解這些問題?

來吧,我們在等你。

第九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

2011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