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uthor Archives: smff

創作:AnieBoyet、黃翼萬、甘冠智等|製作﹕TIWA| 語言:國語、福建話、巴哈莎語、泰加隆語及中文字幕|2010 / 台灣 / 52’36”

「轟」在國語音與英文Home相似,就是希望勞工拍出自己對生活的想法,把藝術創作與Homevideo的概念連在一起。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努力鼓勵勞工創作, 繼「勞動轟拍」、「工傷轟拍」之後,於2009年初進行了將近一年的「移工轟拍影像工作坊」,完成了數部「移工轟拍」系列影片,包括移工紀錄自己來台的工作/生活,及­本地勞工朋友拍攝關於移工主題的影片 。(這個系列的影片會於[本土異鄉人]短片系列放映,但由於創作人將特地來港分享, 故特設一場主要放映[移工轟拍]的影片。)

第九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影像.感動.思索.行動

延伸活動: 講座【地方想像、民間敍事與集體潛意識】

日期:24112011 時間:晚上730PM

地點:基督徒學會 (旺角道11號藝旺商業大廈10F

講者:張歴君博士(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導師)

1970年代開始,在大多數人文地理學的研究和討論裡,「空間」(space)和「地方」(place)已成了一對被截然劃分開來的對立概念。可以說,地方就是一種透過生活經驗去觀看、認識和理解世界的方式。當我們以這種方式理解世界時,我們便能從中看到「人與地方之間的情感依附和關連」,亦即「意義和經驗的世界」,而這種地方的觀看方式則往往成為我們賴以抵抗「把所有空間約化為可計算的商品及金錢的空間概念」的據點,也是很多人抵抗資本全球化造成的文化單一化的據點。在過去十多年裡,伴隨著針對「官僚理性的城市規劃模式和地產霸權」的民間批判運動的展開,集體回憶、本土文化和地方認同已成了香港文化界普遍關注的熱門話題。由此可見,「本土論述」確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可是,沒有「他們」,就難以介定「我們」,此乃人之常情,但問題是,什麼時候,這個純粹的「不同」變成了等級的不同。世界史上發生過大大小小的排外事件,總會由個別的言語攻擊,演變為集體的輿論攻擊,最後會演變為(正規或非正規的)有組織的肉體攻擊。這一切,也源於一種「本土論述」。

近年香港排外情緒濃烈,許多人都會驚訝於互聯網上各種對「非我族類」的刻毒攻擊。不少人也會驚訝於在街上遇到的一般市民,只要一提起某些身份的人,就會忽然怒火攻心,無論你與他客氣理性討論也好,展示出實際的統計數字也好,都無法讓他們冷靜下來。

「本土」,其實也建基於一個各保守政客與進步力量都想爭奪的一個總體名稱:「我們」 。這個「我們」是建基於一個集體的地方認同,而最能制動地方認同的,就是集體想像──民間傳說和本土信仰對地方的敘事想像。可見,地方想像與普羅草根的民間敘事有密切關係。這種關係,每當面對社會變動時,也會隨之改變,問題是,怎樣的改變,會為我們帶來向著自由、開放、平等的社會進發的道路?

本講座嘗試初步釐清,這些我們往往熟視無睹的民間小敘事與本土文化政治之間錯錝複雜和曖昧不明的關係。我們亦會在討論中引入榮格(Carl Jung)的集體潛意識概念以及德勒兹(Gilles Deleuze)和加塔利(Felix Guattari)的集體性配置概念,從這些(反)精神分析的洞見入手,重新檢視民間敘事與文化政治接軌時可能引發的種種不同的社會文化效應。

主辦:第九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查詢:81012056/ smff@riseup.net  網誌:https://smff2011.wordpress.com

日期: 6/11/2011   時間: 2:30﹣6:30pm

地點: 唐三(太子 上海街716號唐三樓)

名額:20人

簡介:

世上為何有移民?為何有移民工?在我們這個全球化世代,移民的故事,到底是否只是「有一些人移動了」那麼簡單?反過來說,「本土」的概念,時而激進,時而保守,在面對「外來者」時,是只有靜止不變的形象,還是可能有多少不同的面向?

在藝術創作上,現實主義傳統要求我們把握社會現實的整體狀況而創造出典型;浪漫主義講求進入人物個人的內心世界;存在主義叫我們把握社會現實的荒謬性;後現代主義想我們不再看大歷史,要從紛紛陳陳的小歷史中找尋歷史的複調性。這些創作的想法,是否都可以融合在一起呢?

移動、撞擊 move and hit

在資本全球化之下,資本四處自由行,基層勞動人口則為口奔馳被迫四處流徙。離鄉別井,不同語言不同生活習慣的人短時間裡要混在一起,撞擊、磨擦在所難免。可是,當生命撞擊生命,其結果必然是負面的嗎?一定不會有新發現嗎?這些撞擊與磨擦,真的是不可預知的「命運」?還是人為創造的「歴史」?

故事創作,也是一種生命撞擊生命的過程。創作的過程中,創作者的生命經驗,會撞擊他/她心目中的角色、這個角色所生存的歴史時空、還有這個角色在真實生活中的原型。這是一個與他者生命經驗撞擊的過程。

因此,認真的故事創作者,也是一個移動的人,移離本來的位置、本來的想法、本來的經驗﹣﹣關於這種移動,我們卻有另一種詞語:「創意」。

反教化經驗de-learn

這次工作坊,我們同時要扮演說故事的人和質疑故事的人,希望在這幾重撞擊經驗之下,參與者都經驗一次「反教化」(de-learning)的經驗:各種的修辭手法是否只是手法?各種的描述方式如何暗藏殺機?各種個人小故事與社會、歴史何干?誰是「我們」?

希望透過一起說故事的練習,我們可以從中發現,在自我與他人之間的更多可能性。

主辦:第九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報名/查詢:81012056/ smff@riseup.net 網誌:https://smff2011.wordpress.com